温言L

If I always say something meaningless

【酒茨】怦然心动(三)

青梅竹马 校园AU 放飞ooc
*年少心动,管它是不是情衷,就是一眼成疯
*一个别扭的心理戏份很足的吞
*红叶姐姐进组





9.


酒吞还是没去找茨木道歉。

茨木冲回大雨里,他仿佛被定身法锁住了脚步,硬是老老实实站在门内看着他湿漉漉的踩起一道的积水,像是落荒而逃一样狼狈的消失在暴躁的雨幕里。

这要是在他小学的时候,他早就追出去了。可是这回儿,他拿着茨木给他送来的伞,抓的死紧,却一步也迈不出去。他的脑海里还是刚刚冲茨木吼的骂得,仿佛播音机一样一遍遍回放,茨木最后那个漠无表情的神态搞得他心烦意乱。
等他冷静下来,已经是回到家了。
等他去冷静的回想这整件事的发生时,他已经至少两周没有和茨木的交集了。
酒吞起初以为茨木终于生气了,怒气之下要和他割袍断义。他每每想到这个就心烦意乱,手上加快速度转着茨木送他的笔——这么三年来,茨木就一直有送他礼物的习惯,过几天他的生日又要到了,今年怕是收不到那家伙的礼物。
手上一僵笔也就飞了出去,酒吞大爷这时候可谓无事顺心,撸一把头发支着头,偏不去看那个白绒绒的背影。

这样焦躁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酒吞才渐渐的发现,不是茨木终于要同他恩断义绝,而是自己在全然无意识的躲着茨木。
最认真不过入心。
当初茨木那样坚持不懈,毅力可嘉的追着酒吞当个小尾巴,酒吞就不曾甩掉他;而如今长了心思的酒吞想要回避掉茨木,茨木也便追不上他。

他也觉得朋友一场,他们也都是少年人了,男孩之间打得热火朝天,把对方掀翻锁喉掐倒都是常有的事,也不是一顿串串不能解决的。他知道这事不能搁着也没必要搁着躲着,以他酒吞大爷的洒脱,也根本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他觉得这不是大事,但奈何对方说是茨木。

上课的时候他看见茨木偷偷的,假装看后墙时钟似的转过来看他,目光从他的额头发顶上扫过,咻地又转了过去,马上低头写写记记,一切如初,仿佛没有那悄然一瞥似的。

酒吞全然看在眼里,烦躁的用力在课本上一戳。本来这是自己穿一条裤子的铁哥们,现在演变成什么样子了?小时候和茨木可以三两拳打翻的事情,现在却最让他不知如何是好了。

他也想直接找茨木说清楚,但他想起茨木那天的样子,一点委屈和难过都不愿流露出来的表情,他宁愿下课快点拐出校门去,不再与他多说。

也因如此,那天以后酒吞再也不与狐朋狗友翘课玩乐,彻底失了兴趣,大把大把的精力都花在回避茨木和做题以忽视茨木轻巧而微妙的目光上。
他本来就是头脑聪明,学习成绩很快也掰了回来。初三学业也很重,随波逐流的他也慢慢没太多时间再去翻来覆去的纠结和茨木的关系。

他们的学校是直升的,所以两个人以后继续三年高中也是必然的。酒吞把大叠的卷子撸到一边,看茨木和琴行灯说话,大概是提到了他,又是飞快的瞥过一眼,然后又被琴行灯按住揉了揉头发。卧槽,心里居然有点不是滋味,酒吞把推开的卷子扯回来,写了两道选择题才发现自己写不进去。

他心情又烦闷起来,先前茨木处处追着他,什么事情都要提起他,又是不让他沉迷女色又是让他要专注学业,把他吹的头脑严谨天下第一,让他生烦;如今因为自己不理不采加上茨木的伤心,那家伙不再和他多说话,他又是依然不爽。

于是酒吞大爷一拍桌子就大义凛然的走出了教室,自知茨木是在后面一直看着自己,偏不回头。


10.


初三毕业最终也就是那样。
大家在聚光灯下聚在一起呲的一下,相机咔嚓,也就定格了这三年风风雨雨的故事。
酒吞站在茨木旁边,忽然间感慨万分,觉得时间唰唰的,在象征结束的这一刻里,他又回想起当年火车站时冒着雨追过来的茨木,他看着湿淋淋的白毛小子,嘴上不说,心里倒是晴空万里。

于是那时候,他鬼使神差的捏了捏茨木的手,说:“别气了,冒傻气。咱还是最铁的,你还是本大爷最好的朋友,懂不懂?”
茨木的瞳孔瞬间往里缩小,眉毛顶着,就那样瞪着酒吞,嘴巴鼓鼓的就像包住了一团一下子要涌出来的话。
他突然伸手迅捷而凶猛的抱住酒吞。
“挚友我没有生气!太好了!你也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他死死勒住酒吞的肩膀,酒吞呲牙咧嘴的推不开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稀稀拉拉的“我快窒息了”,才被茨木堪堪放开。
茨木神色激昂,眼睛里汹涌澎湃的兴奋毫不掩饰都流露出来。酒吞突然有些感动。年少常心动吧,也不知道动的是什么。
总之那些尴尬和隔阂,那些一道道的墙与门,顷刻之间都坍塌在茨木飞扬的目光里。当时酒吞说不出那是个什么感受,如孤倨引山洪,很多咽不下嚼不烂的烦心事都打碎了吞到肚子里成了能量。


很多年以后,大约是他们双双携手入世的时候,酒吞还记得那个神采飞扬的茨木,他历尽了人世沧桑才能沉淀时间沥出甘甜。
原来那时候茨木眼睛里狂放奔腾的岁月,就叫做青春了。



但那个时候的酒吞不知道。茨木这么一个拥抱算是结束了他们别扭的日子,但是大爷他生性洒脱,最不想承认这时候有个人能制裁他,让他觉得心脏瞬间就上到胃下到肾不好好呆在胸腔里。
晚自习的时候他总看着茨木的背影支着脑袋思索,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感觉不只是小时候那种勾肩搭背的哥们义气。
于是他看着看着就皱了眉头,拍拍胸口,暗自骂道:“跳个屁。”

参不透,酒吞也不擅长憋着心事。只是最近实在没有可说话的人。原来有个讨厌的人他会和茨木开骂,茨木就气宇轩昂的说:“居然有这种不识相的人!我今天放学就去打他!”
虽然酒吞还是拦着茨木怕出人命,但他心里其实是美滋滋的。现在虽然和茨木和好了,但是他也万万做不到扯着茨木的衣服说:“嘿小子,我看你的时候心跳加速是不是得了心脏病?你有什么问题?”
他怕茨木当场就说:“我这就把自己打死。”

于是他决定找个老道的人问问。


初三的暑假,酒吞打了三天的电话终于把专家约了出来,他才知道原来不是全世界都会一个电话就到你家门口喊挚友挚友。

“我真的承蒙厚爱。”青行灯伸长了手指打量自己趁着暑假做的美甲,吹了吹才抬起眼睛看酒吞“有什么事情啊?”
酒吞无语了一下,咳嗽两声组织了一下语言,比划着问道:“当一段友谊变得扭曲的时候…该怎么拗回来?”

本来慵懒懒的专家闻言抬起头来,酒吞看出她贴了睫毛——其实没必要的,本来就很长了。
青行灯的笑容晕开来,难得一幅感兴趣的样子,看得酒吞发麻,这个女人总是这样说风来风说雨来雨。

“友谊扭曲了,就开启一段爱情呗。”她笑嘻嘻的说。


11.


“刀刀你知道吗?酒吞那个深柜今天找我了诶!”青行灯撩撩头发,兴致勃勃的给她家的姑娘打电话。
“嗯?”
“哈哈,你知道他找我说什么吗?他问我一段友情扭曲了怎么拗回来。你猜我怎么说?我告诉他当然是开启爱情啦哈哈哈,友谊的小船翻了就要开爱情的巨轮了对吧!”
“然后?”
“那个傻逼居然开窍了!一脸大彻大悟的样子!臭屁了这么久居然和我说谢谢!他是不是早看上茨木了?你说我算不算红娘啊?我才不想给他们这种别扭基佬牵线搭桥啊喂!”
“灯灯,你冷静一下……我觉得可能不是茨木……”
“嗯?你是说?”青行灯眉头一皱,还没等妖刀姬继续解释下去,就大声哎了一句,然后加快脚步捂着嘴骂道“靠,他不会以为老娘的意思是让他找个女朋友吧!”
“我觉得很可能…”
“日!”优雅又古灵精怪叫人摸不着性格的姑娘狠狠骂了一句粗话。



酒吞觉得青行灯说的很有道理。
什么能调节失衡的友谊?爱情啊!
这时候如果他和隔壁的二狗咸鱼一样谈了女朋友,天天你侬我侬,精力都放在和她聊天打趣开黄腔的话,肯定也就不会对着茨木发病了不是?
他再想想,自己的女朋友,茨木叫她什么。叫嫂子吧!酒吞脑补了一下他和姑娘喝着一杯冰饮料,茨木再旁边笑眯眯的跟着叫挚友叫嫂子…卧槽,怎么有种老婆朋友热炕头的幸福感?

想到这里,酒吞迫不及待的就想找个女朋友了。但是这个念头出来以后他才沉思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妹子……什么样好?绝对不要向青行灯那样像个巫女似的耍的人团团转,也别像妖刀姬一样冰冷冷的近不了身……理想型真的没想过。

要不当场就这口味调一个?
最好是活泼一点,爱笑爱黏着我,性格也别太软,撸袖子干架的小模样也有点可爱。关键的时候还是离不开自己,常常眼睛闪闪的张望……能张望自己是最好了。长发吧…不喜欢黑直长,最好揉起来软软的……

酒吞瞧着桌子想象,总感觉这个形象要呼之欲出,连人型都有了。自己的想象能力这么丰富吗?他一下子怀疑自己有什么命定之人,早早的在他脑子里留下了这么个灵动深刻的影子。


12.


“当遇到喜欢的时候,理想型?不存在的。”
这句话就适合年轻的,情窦初开的,想要啃一口爱情禁果的少年们。

在酒吞莫名其妙最想谈恋爱的年纪,红叶就像一道惊鸿,华丽又不可触及的落在他的舞台上。
高一报道的那天,他看见高二的学姐迎接新生演出。老套的歌唱和乐器,他昏昏欲睡的时候,大礼堂的灯突然暗了。他才反而清醒起来,旁边的茨木已经睡死了,他没叫醒他,看台上突然打下一道红光,光里面包裹着像火一样的热烈的“鬼女”。

他看完那场表演,台上始终就是一道光,一个人,一支舞,从生命的开始跳到结束,他记得那个表演者嘴角边的妆容,黑色的横条纹沿着嘴角往耳鬓飞去,像是一个大大的笑容。

年少心动,管它是不是情衷,总之就是一眼成疯。

酒吞觉得那是他看过最壮烈的一支舞,也便以为了,那个人是他见过最爱的人。

就是这样,山雨欲来风满楼,几乎没有一点铺垫的,酒吞开始追红叶了。

先前酒吞算是个万人迷。给他递过情书的女孩排长街能绕平安京一圈,但是他都没有动过心,好死不死,他动心了的这个,居然不喜欢他。

他没追过姑娘,却一上手就选了HARD模式。
红叶就像她跳的死亡之舞,像枫叶一样热烈和高高在上。若是名花无主,她也一样难以追求,何况她也心有所属,一腔热情都毫无保留的投进了学生会主席的温柔乡。

酒吞在温柔与热烈的外面,独自热血沸腾。他一个人逛着花店想着这么艳丽的女孩喜欢什么花,店员问他是不是给女朋友买礼物,他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酒吞最后抱着一堆各色各样的菊花百合从花店出来,神色恍惚。他回宿舍的路上遇到了找他一下午的茨木,茨木扑上来的时候一头扎进花堆里。两片花瓣不堪重击地摔下来,落在他的白毛上,像是从前青行灯恶趣味给他戴的首饰。

“挚友这是…去看望病人吗?”
酒吞听完更加双眼无神,原来自己挑了一下午,就是一个花圈的效果?茨木叫了他很多声他才反应过来,心下已经像落花瓣一样绝望了,哪有心思和茨木周旋?
所以他看了看茨木,就这么随口问道:“你喜欢什么花?”

然后茨木居然迅速的瞪大了眼睛,红了脸,嘴巴张张合合说不上话,好半天才看看酒吞又看看那捧花,说:“挚友挑的,都喜欢。”
酒吞感觉心灵还是多少被安慰了一下,于是把那捧花递给茨木,说:“那送你了。”

茨木惊讶至极的望着他,酒吞摇摇晃晃的走了,留下他一个人抱着花在原地,忘了原本是想去哪的。刚刚突然来了风,风还在继续,撩拨茨木的头发,把花瓣凌乱的往他脸上啪。

酒吞不知道,这是茨木和他认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收到他送的花。
酒吞也不知道,茨木抱着那堆像是送给病人的花,开心了很久很久。




久到茨木知道那些花本是要送给谁的。













啊,我真的还是没做到上中下完结。又脱了好久,真的好抱歉啊……
大概还会有一到两章吧-_-
走到主线剧情了,大概会写的比较爽比较快
说一下……这个吞不是渣不是渣不是渣(重说三
没经历过什么,就写写少年人。其实可能有过这个经历的都能懂吧,茨木还是酒吞都是不自知的追求,都是情窦初开,为不同的,千奇百怪的人或物留下自己的怦然心动吧。
我也感觉ooc,抱歉,写不好,只能达到这个水准了。
那就谢谢你喜欢,谢谢你看到这里❤️
(好虚我要去睡觉…






评论(2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