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L

If I always say something meaningless

【叶蓝】蓝桥家不做饭的坏媳妇到底是谁(上)

*一个众人争相猜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让蓝桥甘愿学做饭学的满手伤的故事,震惊!蓝溪阁美貌小剑客背后的人竟是…
*互宠,互宠,互宠!
*带春笔玩
*ooc




看着蓝河的剑客第三次偏离攻击笔言飞的最佳位置,本是挨打的主转身倒轻易的打落了他一串血。装备技术都一流的蓝桥春雪居然没有第一时间作出反应,来回卡顿了一会才闪开,闪的却也僵硬,更别说把握最好的走位路线了。

笔言飞觉得自己快赢了,这不大对劲。

“哎我说老蓝,你今天有点掉线啊?这操作跟不上啊?”他探过头来,眉目狰狞道“诶,对,就刚刚那个动作,我说你这样的老鸟今天居然这么基础的动作都能打出失误?你咋了?”

蓝河咧嘴尴尬笑笑,乖乖的点头答应:“是是是,我的错。二笔兄弟教育的是,多担待担待,我不会再……”

话说到这里,手底下又是一个打滑。
蓝桥春雪的攻击再次打偏,空隙间没来得及躲过笔言飞的最后一击。剑客本就所剩无几的血条彻底清零。

失败。

“哎我说你,到底怎么了?”
笔言飞拍案而起,绕到蓝河身后打算看个究竟。
平时输了一场JJC就会大喊不服再战的蓝河今天倒不气也不恼,嘴里还调笑着可劲夸笔言飞:“士别一日当刮目相看,二笔太威武了,我怕了,以后要看笔哥脸色了。”

啧,这话说的,实着对极了笔言飞的胃口,他也想臭屁的就此应了,再调侃蓝桥两句,顺便吹吹自己的技术如何飞速长进。

但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事没这么简单,看蓝桥那贼贼的小模样,就知道他夸的根本不真心!

而且笔言飞注意到,从JJC一结束,蓝桥就把手藏在桌子底下,右手抱着左手,像在搓热似的,姿势很别扭。这要是在冬天他笔言飞可能还真的就此被骗过去了,但是这现在是大夏天啊,又是G市,热的人们想裸奔,这个天气,蓝桥总不能说他输是因为手冻僵了要搓搓吧!

于是笔言飞目露凶光的的盯着笑得单纯的蓝河,说:“你手怎么了?拿出来。”
蓝河马上就不笑了,把手捂得更紧,敷衍了事。“没多大事,最近没练手速,生疏了你懂的。”

笔言飞一看果然,问题就在这手上,这家伙越来越不坦白了,这遮遮掩掩的动作,还敢说没事,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于是他使用暴力的去抓蓝河的手腕,蓝河就扭来扭去的躲,最后还是被他抓出来了。




只见蓝河的左手食指上贴着一块创口贴。

小剑客满脸都是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被笔言飞掐着手腕啥也做不了,只能乖乖把手张开,把创口贴暴露在这位的眼睛底下。

笔言飞也傻了,盯了好一会,干脆抓着蓝河摇晃起来:“卧槽你这咋会事啊?手指都能伤着?不想干了?”

手,游戏职业者的命根子,你有见过谁在命根子上搞一伤口还坚持工作的吗?
那是根本就不能在命根子上出现创口贴好吗!

“实不相瞒,我其实是夜雨声烦的嫡系传人,这是他点拨我的时候留下的标记…”小剑客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笔言飞就怒了,感觉自家的白菜自己要长腿跑了,手受伤这种事情不说,到头来还学会扯皮了。

啊?那个纯净水一样的蓝桥呢?哪个混蛋教他扯皮的?

“你最好是给我交代一下怎么弄伤的,我这是例行公事,别打嘻哈。”笔言飞指指后面的办公室“你要是不说我就告诉大春去。”

蓝河甩开笔言飞抓着他的手,咂嘴不屑“顶头上司是男朋友很了不起啊?我告诉你,这是我帮我媳妇做饭的时候割伤的。”

“告诉你了别扯皮,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女朋友。”
“我没扯,这是真的!”
“真的?”
“你以为我会像那群家伙一样甘愿吃狗粮?要不要太天真,不炫就是不想伤害你们的心。”蓝河得瑟。

“哇靠你可以啊蓝桥,敢和你笔哥冲了?有女朋友不和我们说?还照顾我们的心?敢不敢把照片拿出来?”笔言飞被反将一军,憋屈的不行,语速瞬间飙高。这家伙嗓门本来就清亮,这么一抬调子,整个蓝溪阁高管的办公室里都是他的声音。

接着就真把春易老引出来瞪了他俩一眼。
蓝河按住笔言飞,也飙高语速霹雳啦啪的说:“大春大春,我要举报他,上班时间逼我和他JJC单挑!他还大声喧哗打扰大伙工作!”

笔言飞也霹雳啦啪的喊回去:“狗屁,大春你别听这个小兔崽子扯淡,他…”

春易老:“都给我闭嘴,不然就出去。”



下班了之后笔言飞把蓝河扯出办公楼,一巴掌扇在他后脑勺上,骂:“你怎么这么毒呢现在?我的蓝河呢?你把我的蓝河藏到哪里去了?”

蓝河笑的前仰后合:“大春真的是你男朋友吗?我感觉他对你越来越凶了哈哈哈哈哈,男友不敌同事系列啊哈哈哈…”

“闭嘴吧你,你笑个啥,至少我对象他还打荣耀!而且还逼…还支持我打荣耀!你媳妇能吗?你打本的时候你媳妇难道不想拔你网线吗?”

“嘿嘿,”蓝河狡黠的笑了,眉眼里都是深不可测的炫耀“那我媳妇可是一百个支持我玩,我能熬到十二点,他能熬过下半夜。”

“网瘾少女啊?那我告诉你她也受不了你,天天搞公会,有朝一日砸你电脑。”

“实话告诉你吧,要砸也是我砸他的电脑。”

“哟,这么粗鲁啊蓝桥?你不会天天开JJC虐你媳妇吧?”

“这我还真无能为力。”

“哈哈哈,劣势出来了吧?我告诉你,这就叫进退两难!赢了输了都让你跪搓衣板吧?我们大春虽然平时凶了点,但是JJC还是公正不阿的!”

“你理解错了……他会直接让我在JJC里跪的…”

“哟?!这牛皮吹的,让你跪?你媳妇比你还牛逼?你是泡上了苏沐橙还是楚云秀?”

“天机不可泄露。”

“不可泄露个头!牛逼吹大了吧!我就知道你这个单身狗还没脱团呢!”

蓝河依然是那样机灵的像个小叮当似的笑
“二笔啊,别瞎琢磨了,告诉你个秘密,我媳妇打荣耀,那可是…”
他竖起手指,比了个一。




虽然嘴上说着不信,但是二笔同志身体还是很诚实的,马上就把“蓝桥有个荣耀打得比他好的女朋友”这件事情传的人尽皆知。
最开始扑灭他八卦火苗的就是他的男友兼顶头上司春易老。春易老喝着茶泡着脚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挺好的,让蓝桥把他挖到蓝溪阁来吧。还有,和蓝桥说,游戏工作者的手很重要,做饭这种事还是委屈他女朋友做吧。”

笔言飞连声说好好好,觉得自己为什么比前几年更狗腿了,男朋友的地位在哪里?他顺便还问春易老:“大春,那咱也不能一辈子吃外卖吧?你说咱俩都是游戏工作者,做饭这茬谁来弄啊?”

“白痴你活在梦里吗?”春易老搁下茶杯,冷漠的看着笔言飞“这几天工作紧让你吃了几顿外卖你就忘了本了。”

“是嘛是嘛,我知道大春你的厨艺好……那你说你可以做饭,蓝桥怎么就不行?”

“因为这种技能点是要从小加的,蓝桥那样细皮嫩肉的一看就十指不沾阳春水。还有蓝桥对象不会因为吃两顿外卖就上天入地要死要活,但是我对象会。你明白吗?”


二笔被损的心中郁结,转手就去踢猫教育蓝河。
他看到蓝河手上还贴着那块创口贴,心中越发不爽。同样是男朋友,为什么蓝桥对他媳妇那么好,大春对我却那么坏,简直没有人权。
“怎么还贴着,都一周了吧?你不会是用这个骗取你女朋友关心吧?”

蓝桥见手又没藏住,干脆不隐瞒了,把两只手伸到笔言飞面前说:“瞅瞅,这是左手!上次伤的是右手!”

你一份看他竟连隐瞒都懒得了,一阵痛心疾首,加上心中郁结,见这时机成熟了,马上添油加醋的把春易老那套搬了出来。
“蓝桥啊蓝桥,我本以为你是分得清主次的人,结果还是为了一点小情小爱不顾一切,没意思,太没意思了!你知道游戏工作者的手有多重要吗?就为了一个饭,谁来做不行?你非要抢这个功,有意思吗?昨天右手今天左手?你还想不想干了?”

“可是…”

“别说什么你爱他!大春那么爱我还不是让我吃外卖?我告诉你,别搁着一顿饭就说女朋友比职业重要!就凭你这个蓝溪阁五大高手的身份,你今个儿回去就和你女朋友说,以后做饭她来搞!告诉他你这双手是干什么的!你要是说不清楚,我来说!”

一番话毕,他是觉得神清气爽,看蓝河的眼神都有点居高临下的长者之风了。他想着这小子想要在笔爷爷我面前秀恩爱,还是早了点。

蓝河确露为难神色,颇有些欲哭无泪。
“就是这个原因我才被扣在厨房兢兢业业呀…”

“我去,你女朋友是变态啊?知道你是游戏职业者故意要让你砍自个儿的手啊?你实话告诉我,你女朋友是不是微草的粉丝?!”

“哪能呢!我是那种背叛组织的混蛋吗!”说蓝河啥都行,说蓝河对组织不忠诚他就不乐意了,这反应一下大起来。

“那为什么要让你做饭?”笔言飞不解“蓝桥啊,这么多年交情,咱也是一起吃了这么多年外卖和大排档的哥们,我懂蓝团长你啥都棒就是做饭能做死人。所以你到底是想慢慢的毒死你女朋友还是她压迫你制裁你?跟哥说,哥的嘴巴最严。”

蓝河瞥了他一眼,满脸都是“你的嘴巴严到今晚的消息明早传遍蓝溪阁”。

“当男朋友的帮对象做个饭不是最正常不过了吗?没有我他只能吃泡面活不下去的。要是让他做饭我可能都不在人世了。”

“可以学嘛!现在哪有泡面度日的女孩子,就算是大春给我点的外卖也每天一个样呢!你看你手上左一个伤疤又一个伤口,多影响工作!蓝桥我知道你最喜欢温柔的女孩子,虽然没见过你媳妇,也知道他是个贤妻良母,温婉淑惠的人,做个饭肯定不在话下的,是吧!”

“二笔,二笔,”蓝桥极力打断他,整个脸被揍了以前似的拧在一起,表情可有趣了,两边眉毛一耷拉,嘴一张就是囧了。
笔言飞不懂,他向来不会夸别人家对象,难倒他夸的不对吗,为什么蓝桥一副胃里酸水要呕出来的表情,那嘴角都掰到耳根了,这是怎么了这是?

“二笔,我本来不想说的,但现在还是实话告诉你,我对象也是玩荣耀的,他的手也很精贵,特精贵,你知道吗?你别再问了,也千万别夸他贤妻良母温婉贤惠。”

“千万别,我受不了,就算我承受了这美誉,千里之外的他知道了也会直接滚到桌子下面去的。”





大概能上下完结……吧?

评论(45)

热度(794)